主页 > 言论 > 新闻背后●黎添华

新闻背后●黎添华

北马区办事处主任

从蓝联白包看槟城人的宽容!/黎添华

如果国油的白包事件发生在槟城,我想,国油或许不必道歉了,不为什么,因为槟城人不仅很宽容也很创意。 这样的看法是我在槟城庙会的蓝底对联风

庙会,还剩什么?/黎添华

我的朋友是一名著名的文化艺术工作者,目前领导着一只队伍进行本地文化工作。他最近遇到的事,让我讶异究竟槟城庙会是否名存实亡。 话说,他在

她是潘金莲,我是阿娇!/黎添华

本报曾在2016年揭露槟城出现不少大马第二家园(MM2H)的参与者,肝胆推出行脚团来抢本地导游饭碗,当时旅游部曾派出2位官员向本报收集资料。

“没脑”的火箭议员/黎添华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槟州民主行动党有一个“很没有脑”的议员,稍微厚道的党员同僚或政敌则会说:这YB没有政治智慧。 这YB确实没有政治智慧

我家的州议员,赞!/黎添华

千万不要说反对党没有影响力,更不要认为选他们是不值得,且做不了事的。因为以下的例子将证明,国阵说“选择反对党是做不了事的”是不正确的说法。

家里断水的媒体协调员/黎添华

各政党都有媒体协调员,我见过最厉害,也最值得我欣赏的媒体协调员是一个连吃饭、交友,甚至可能连生理需要都要运筹部署的媒体协调员。 先说吃

从排阵看总会长的苦恼/黎添华

1990年11月,她含着泪珠跟众人道别,黯然步出唐宁街10号。她的功过成败有着不同的解读,因此,就连历史给不了答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你

解构庞兹的千年诅咒/黎添华

1919年,一个叫庞兹的人对世界下了一个诅咒。据说,它将肆虐整整一千年。 庞兹的诅咒是先开始以集资的方式牟利,让人投入资金来让前面的人

神马与敦马/黎添华

在过去近800年来,内蒙古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统。当地的尔扈特人会在成吉思汗陵园中供奉着白色的骏马,并以“神马”相称。据说,对大汗忠心的神马世

3种聪明的人/黎添华

一个企业之所以会崩垮,很多时候是因为有这3种聪明的人。这,是我在协助中小企业公会的“企业白金奖”时,从受访的得奖企业那所看到,也学到的。

槟城大桥上的一滴泪/黎添华

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夹杂着汗水,然后掉落在槟城大桥上。当下,这个人透彻了……原来,不是你多付出、多努力就一定获得同等的结果。 说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