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阙上心头●陈金阙

阙上心头●陈金阙

顶级手套投资检阅/陈金阙

去年笔者在新年期间谈到股票投资选项,当时选了莫实得种植(BPLANT)和顶级手套(TOPGLOV),本期我们来谈谈顶级手套一年来的进展。

莫实得种植投资检阅/陈金阙

投资者在什么时候检阅自己的组合最恰当?许多人认为一年之计在于春,那么,在年尾做个总结,然后在年头,把去年花剩的钱或者今年收到的花红,扣除一些

猪可能会飞/陈金阙

前两周,我谈到敏源前辈所提的1369数字,有些人嗤之以鼻,认为这全是无稽之谈。 数理根基很强的投资者,不相信这种数字研究之说,确实以为

孟沙南城改名风波/陈金阙

希望联盟政府又再打脸,翻开去年8月的新闻,班底谷的国会议员法米才一再强调,他无意更换孟沙南城(BANGSAR SOUTH)的名字;然后过了5

1369 vs 10年魔咒/陈金阙

股市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阴晴不定,跌多涨少,十年大崩溃的魔咒一直困扰着投资者。我们借古鉴今,不难发现1998年、2008年都是艰辛的年代,

数学运算谬论/陈金阙

作为人民领袖,在举例子的时候,必须要很小心,不要做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假设,因为许多支持者视领袖的一言一行奉为圭臬,如果领袖的假设是错误的,跟随

转弯的技术/陈金阙

2019来临,首先,股市的震荡,预料比去年更激烈。不过,我国新政府在许多财务政策的刹车或急转弯所引起的激荡,涟漪可能不亚于股市的波动,使到小

红森潇洒告别股市/陈金阙

这一篇是2018年的最后一篇,之后我们进入更具挑战性的2019年。而在2019年,我们将见证吉隆坡股市(很可能是)最后一只特别用途收购公司—

股市领导层洗牌/陈金阙

政权更换之际,不止政府官联机构的领导层换人,连股市的领导层也人事更新。继证券监督委员会主席丹斯里兰吉阿吉星退休,由拿督赛再益阿尔巴接任以后,

浑沌政治和朝圣基金/陈金阙

当希盟(其实是希盟推选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竞选宣言只是指南,我们就知道,人民必须更小心的监督新政府未来的施政和言行。希盟联盟并不是童话中推

不好学到股神的皮毛/陈金阙

上周拜读友人云浩的文章,说到投资需要休息,恰巧我也抽空休息了一周(不过本专栏无休),读来特有感受。其中感触最大的是文中巴菲特因为没好股可以投

产业众筹热情冷却/陈金阙

之前我提到政府要推行的产业众筹,我猜想是众筹投资计划,原因是市场上的众筹融资计划所提供的利息多数高于6%,如果采用众筹融资计划的话,购买房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