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卒拯救被挟持医生 不费枪弹制伏囚犯

阿布巴卡回忆1986年发生的囚犯挟持人质事件,清楚记得他当天正在出席一项工作会议,突然接到总监的电话,后者没有多加解释,命令他取消活动,立即回总监办公室。

不眠不休处理危机

他告诉《星报》:“以蔡捷成为首的6名囚犯,因为要求减刑而挟持在监狱服务的拉兹嘉法医生及阿都阿兹医生,这宗事件整整耗了6天,当时轰动国内外。”

他当时被委派负责监狱与警方联络的工作,那是十分艰辛的任务,事发首两天,48小时不眠不休。他透露,当时的总监拿督依布拉欣莫哈末坚持不用武力解决问题,警方经过5天策划,特别部队只用警棍展开拯救人质行动,不费一枪一弹就把囚犯制伏。

曾参与绘围墙壁画

谈到这次遭拆除的围墙壁画,阿布巴卡其实也有份参与这项创造健力士世界最长壁画纪录的工程。

“有人提出要在围墙画上壁画,我建议画岩石花园,于是我和另一名狱卒开始了粉刷工作。”

这幅长达270公尺的壁画是由当时正在服刑的邝炎章、曾戴登和林金祥在1983年,耗费超过1000小时绘制完成。

阿布巴卡记得,邝炎章在绘画工作完成前,刑期已届满,虽然已是自由人,但后者仍留下来继续完成任务。

吁保留监狱大门

两名退休官员都异口同声主张保留半山芭监狱部分建筑,以纪念这个历史悠久且充满故事性的历史遗迹。阿布巴卡说,监狱地段目前市值数亿令吉,若把监狱完整的保留下来固然是一种浪费,但如果能保留大门,则已是很好的结果。

“至少我们的子孙还能看到这扇大门,记得这里曾经是一座百年监狱。就好像现在我们看到数百年前留下来的马六甲葡萄牙城堡大门一样。”

他建议当局在原址划出一块土地,建造监狱纪念碑,并展示半山芭监狱的原貌模式,供后人追忆。

灵异事件频传 监狱现无头女鬼

两名前监狱官员坚称见证了100年历史的半山芭监狱的确“有鬼”!

阿布巴卡说,他在监狱服务期间,经常在深夜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锁链拖地的声响,甚至有人在身旁说话、洗澡的声音。

“遇到这些‘东西’,我们都会大声呼喝,要‘它们’马上离开。”

阿兹依德利斯的“经验”则发生在他年轻时,当时,他仍属低级官员,一晚在监视塔值勤,突然“另一个狱卒”在他身后报告“一切安好!警官!”他转身时,却空无一人。

有床不能睡·火球定时现

他说,监狱里有一间房是大家都避而不进的,里头的床尤其不能睡,否则会“被鬼压”,动弹不得。

阿布巴卡透露,监狱里有一颗足球般大的火球,会定时出现及消失,大家都见过这颗火球,但也没有去理会。

他们说,以上闹鬼事件皆属小儿科,最恐怖的是,阿兹依德利斯曾遇见一名无头女鬼。他相信那是一名被吊死的女鬼,而且是双料上吊的厉鬼。

“有人说这名女鬼生前是死囚,曾上吊自杀,可是被救了下来,但颈项已受伤。在伤口复原前,当局却决定安排她上绞台。

“执行死刑时,她的头颅立即被绳子勒断,非常恐怖,此后就有许多人看见‘她’在监狱里出现了。”

监狱曾是二战乱葬岗

阿兹依德利斯说,半山芭监狱确实是一个很“肮脏”的地方,我国独立前,该处是一个大型乱葬岗。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军人把日本兵埋葬在那里,日本人统治期间,又把英国军人埋葬在该处。”

他轿钉截铁的说:“监狱里的,都是真正的鬼!”

重犯?侠盗?莫达清亦正亦邪

要数半山芭监狱囚禁过的“名人”,老吉隆坡人及监狱官员必定首选70年代令人闻名丧胆的悍匪“莫达清”(Botak Chin)。对于这号人物的故事及后者在监狱的事迹,阿布巴卡至今还历历在目。

莫达清原名黄瑞清,虽有“Botak”(光头)绰号,但却有一头浓密的头发。

阿布巴卡说,其实Botak这个绰号是“Bantu Orang Tak Ada Kerja”的缩写,自称“现代罗宾汉”的莫达清以此绰号宣扬自己为“劫富济贫”的侠盗。

28岁判死刑

阿布巴卡记得,莫达清问吊时只有28岁,他被带到问吊室执行死刑前,针对本身的“传奇人生”留下一句遗言“Sudah sampai ah? Saya rasa macam lari 100m, sudah sampai garis penamat.(到了?我好像跑过了100米,终于要冲线了。)”

曾劫富济贫

虽然莫达清是恶贯满盈的重犯,但阿布巴卡却道出莫达清确实有“劫富济贫”及人性化的一面。他说,当时一名卖冰淇淋的老人曾遇见莫达清,后者突然从口袋掏出数千令吉给老人,要老人回家休息,不要再出来承受日晒雨淋。

阿布巴卡说,莫达清其实为人很友善,他曾经与莫达清玩过跳棋游戏。

“他是一名天才,有自己的想法及做事方式,而且总是领先你一步,没有人可以超越他。”

他说,最离奇的是,莫达清尽管被独立囚禁,但仍有办法“制作”武器,刺杀守卫企图越狱,但最终敌不过狱卒,被武力制伏。

环境拥挤卫生恶劣

阿兹依德利斯记着80年代初半山芭监狱环境恶劣,原本设计容纳800人的监狱竟然挤了5000至6000人,卫生条件简直不堪入目。

他说,加影监狱建成前,半山芭监狱是国家监狱总部,远至霹雳、彭亨的囚犯都送来这里服刑。

“最糟糕的时候,一间小小的囚室挤着11个人,他们必须轮流睡觉。”

他说,囚室通风系统很差,只有两尺宽的窗口,11个囚犯共用一个厕所及塑料桶,一打开囚室门,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向囚犯学技能

“你可以想象没有罐头刀,要如何打开罐头?”

阿兹依德利斯说,监狱里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足智多谋的囚犯,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外人难以想象的技能。

“囚犯使劲以罐头边缘与地板摩擦,锡圈磨掉了,就很容易打开,可吃到里头的食物。”

他指出,囚犯还有本事把一根火柴分成4边,以便分4次节省的使用。

●南洋商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