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开心职场    教育    时尚    健康    旅游    美食    优生活    新视野    文学    宗教


观文论史:迷失的泰兴街

  • 新山老街

“Jalan Lee Thye Heng”是新山市区的老街之一。它是位于百老汇戏院旁边一条不起眼的横街,一头接直律街,另一头则接纱玉街。

这条短短不及两百米,拥有六间店面的狭窄道路到底是建于何年,至今仍无史料可供查核。无论如何,根据现任柔佛宫廷理事会秘书拿督阿都拉欣敏南利在一篇论述新山早年街道历史的记载,1866年天猛公阿务峇加从新加坡直落不兰雅迁都来新山之后才在这个地方大兴土木,修建道路。笔者相信“Lee Thye Heng”街与其他在纱玉河西岸的老街,包括巴刹街(Jalan Pasar)及陈旭年街都是那个年代开辟的道路。

“Lee Thye Heng”是不是一个人名?华社史料未曾出现这样的历史人物的记载,因此可能性不高。

新山最大杂货店

一些人持有这样的说法:“Lee Thye Heng这个街名是取自座落于该路段中的一间店号。在早年,怡泰隆是新山规模最大的杂货店,1932年一分为二,其一为怡泰兴,另一变为广泰隆,这条路的命名就取自怡泰兴。”

然而根据一份1913年柔佛国务秘书(事关修建店屋后巷事务)档案内的一张图测显示,当年纱玉街(现今东京海事保险大厦)整排店屋后巷的道路是被称为“Jalan Tye Heng”。这条名叫“Tye Heng”的路名是否为纪念新山甲必丹佘泰兴而命名?尚无这方面的史料可供查核。无论如何,这条路名与怡泰兴宝号扯上关系的可能性不高,因为怡泰兴是成立于1932年,与这份图测所出现的“Jalan Tye Heng”迟了最少20年。

除此之外,新山市区现今存有的老店屋可以证明怡泰兴的店铺不是座落于“Lee Thye Heng”街。笔者收集到的多份战前文献及单据也都证明它的营业地点是在纱玉街现今陈氏药房的店址。

“Lee Thye Heng”这个路名,在1937年公共工程局的常年报告书中有提及。但它到底是在何年开始被冠上“李”姓或被人“套称”为怡泰兴街(巷)?尚无可靠的史料可供考究。

官方史料显示,早年新山由大皇宫到中央医院前面一段海边公路是被称为“Jalan Tai Heng”,它是以佘泰兴的名字命名作为纪念。华人史料对佘泰兴的事迹着墨不多,导致新生代对他的历史所知有限,间中原因不详。

首位获颁港契潮籍领袖

根据官方史料记录,佘泰兴是在1871年被政府委任为新山甲必丹。他是士古来河的港主及1844年天猛公政府在柔佛推行港主制度之下首位获颁港契的潮籍领袖。根据1873年海峡殖民地年鉴的记载,佘泰兴与陈旭年侨长皆是柔佛政府议会的华裔代表。佘氏在1884年逝世, 他一生对柔佛开荒拓土,立国安邦的贡献,应该获得历史身份的肯定。

依照市政局的行政制度,同一个地区是不会出现两条相同名称的街道,以免带给小市民不必要的混淆。新山市区的“Tye Heng”街是不是在大皇宫前面出现一条“Tai Heng”路之后而被政府以其他路名取代?这个历史疑问饶有趣味及值得我们去追究。

时代巨轮向前迈进,佘泰兴(Tai Heng)路在1973年末被政府改名为“Jalan Tun Dr Ismail”(2011年又改名为苏丹伊斯迈路),以纪念已故副首相敦依斯迈医生对国家的贡献。随着这项路名的演变,新山区以甲必丹佘泰兴命名的道路就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回顾早年对新山开埠有功的华裔领袖如陈旭年,黄亚福,佘任桂,林亚相等,柔佛马来统治者都先后以他们的名字为街道取名留念。新山市区独漏以甲必丹佘泰兴这位开埠功臣命名的街道,的确是耐人寻味及有几分的遗憾!新山华社是否应该进一步为甲必丹佘泰兴街名寻求追认?华社的领导诸公也许需要认真看待! 而1913年那份官方百年图测对“Tye Heng”(泰兴)这条街名的渊源也许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线索。

文:张礼铭

|

订阅报纸
有兴趣订阅南洋商报者,请致电Mr Lim Ying Kiang (019-2608077) 或电邮 limyk@nanyang.com.my

读者意见
对南洋商报有任何意见?请电邮 feedback@nanyang.com.my